美文
您当前的位置: 首页>>首页>>蒙山沂水>>美文
奇特的“岱崮地貌”
2013年01月28日 来源:临沂人大网 浏览25091

在绵延八百里的沂蒙山中,有着众多的外表呈圆形状、山顶平展、周围峭壁如削的“崮”,呈现驼、帽、桌和鸡冠等形态。北京大学、青岛大学等高校的地质地貌专家组把“崮”这种地貌正式命名为“岱崮地貌”,使其成为继“丹霞地貌”、“张家界地貌”、“嶂石岩地貌”、“喀斯特地貌” 之后的第五种岩石地貌。

“岱崮地貌”是山东省沂蒙山区特有的一种地貌景观,过去在地貌学上称之为“方山”,人们通常叫做“崮”。“崮”的顶部平展开阔,峰巅周围峭壁如削,峭壁下面坡度由陡到缓,远处观望,像是戴着平顶帽子的山头。“崮”主要是古生代寒武纪灰岩经受了强烈的地壳切割和抬升运动,经过浸蚀、溶蚀、重力崩塌和风化等多重动力作用,形成了现在外表呈圆形状、山顶平展、周围峭壁如削、峭壁以下陡坡逐渐由陡到缓的崮,多呈驼、帽、桌和鸡冠等形态。蒙阴岱崮镇是“岱崮地貌”分布最集中的核心区域,也是中国“岱崮地貌”核心风景区。

“岱崮”堪比喀斯特,蕴藏有丰富的旅游资源。“岱崮地貌”是经亿万年地质演化而形成的地质构造和岩石,属于一种不可再生的资源。专家们指出,“岱崮地貌”不仅具有科学研究功能,还集风景旅游、生态旅游、农业旅游和文化旅游于一体,具有多种功能的开发价值。目前,蒙阴县岱崮镇已经制定了详细的保护和开发规划,把“岱崮地貌”风景群作为特色旅游目的地进行培育。

在崮顶人家用来垒房子的石头上,竟然有三叶虫化石!据专家介绍,在距今5亿-6亿年寒武纪时代,沂蒙山区还沉浸在汪洋大海之中,海底有一个个突起的山地。风吹雨打,河流摆动等外力作用无时不在侵蚀着山地,经过千万年之后,逐渐降低成平原。当平原再遇地壳抬升时,再次被抬起,形成平顶的山地,从而进入新一轮侵蚀循环。“崮”就是新一轮侵蚀循环的残留物,平坦崮顶就是平顶山地的遗存,崮顶高度可以代表古平原的抬升高度,隐含了地壳抬升运动的重要信息。

连绵不断、海拔400米至600米之间的鲁中南群山之中,著名的便有“七十二崮”。分布在鲁中南低山丘陵中的崮主要集中在沂蒙山区的蒙阴、沂水、沂南、沂源、平邑、费县、枣庄市山亭区等7个县区境内,有名有号的崮不下百座,组成了壮美的沂蒙崮群,其数量之多、地域之集中、形态之美,为世界罕见。七十二崮,崮崮有名,崮崮多姿多彩,几乎每个崮都有着美丽动人的传说,就像中国京剧艺术中的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,各展风采。在崮的命名上,也别有一番说道,如以崮形模样命名的歪头崮、靴子崮、香炉崮、透明崮、马头崮、狮子崮、奶子崮、元宝崮、三角崮、枕头崮、卧佛崮;以农家活动取名的放牛崮、猪栏崮、锥子崮、剪刀崮;以姓氏村号命名的孔家崮、刘家崮、姜家崮、范家崮、朱家崮、牛家崮、徐家崮、孙家崮;还有以传说人物、古文化遗址命名的孟良崮、晏婴崮、纪王崮、抱犊崮、阁老崮等等,既直观又别有风趣,显示了人类与大自然的和谐与发展、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协调统一。

位于苍山县与枣庄市山亭区交界处的抱犊崮,海拔584米,为鲁南第一高峰。它以“雄”、“奇”、“险”、“秀”雄踞山东七十二崮之首,有“天下第一崮”之美称。据山左灵峰寺元朝碑文记载:相传东晋时道家葛洪(字雅川,号抱朴子,公元283——343年)弃官不做,怀抱一牛犊上山隐居,垦荒种地,名闻帝厥,皇帝赐封为“抱朴老人”。又因山头四周绝壁悬崖,山顶平展开阔,故名抱犊崮。在当地民间还盛传,过去有一农夫上崮顶耕地,无法牵牛上去,只好抱上一头小牛犊,养大后再让其耕种……巍巍抱犊,阅尽世代兴亡、人间忧乐。上世纪二十年代初,一支数百人的当地农民武装,下山劫持了一列停靠在临城(今薛城)的津浦特别快车,将美、英、法、德、意、墨西哥等国的39名旅客掳至相距40公里外的抱犊崮崮顶,以反抗列强入侵中国,一时轰动中国、震惊世界,史称“临城劫车案”,又为“民国第一案”,给抱犊崮更增添了几分传奇与神秘。如今,抱犊崮已是每年接待国内外游客近百万人的国家森林公园,森林覆盖率高达96.8%,是山东省罕见的天然杂木林汇集区。抱犊崮崮体突兀的岩石高达百米,崮顶面积3公顷,在方圆几十里内清晰可见,尤其是在白雪皑皑的冬天,远远望去,酷似日本富士山。自古以来,通往崮顶的惟有一线鸟道,凡登顶者,均沿着遮天蔽日的九曲路径登于崮下,再顺着古人凿出的“脚窝”、“把手”,一步三跷首,抱石扶崖而上,令人心跳加速,惊险刺激。

“白云深处有人家”。海拔572米的纪王崮坐落在沂水县泉庄乡境内,崮顶面积达66公顷,是七十二崮中顶部面积最大、惟一有人家居住生活的崮。立于崮顶,可清晰看到七十二崮中的磨盘崮、双人崮、纱帽崮等十七个崮,好似一个个相互连接的“崮长城”,更似连接天地间的阶梯,蔚为壮观。据清道光七年《沂水县志》记载:“纪王崮,相传为纪子大夫其国居此,故名”。两千多年前,纪王兵败,迁都于此,给后人留下了一座神秘的古城堡遗址。千百年来,纪王崮一直断断续续有人在此躲避战乱,直到清朝末年,一户石姓人家迁至崮顶上定居繁衍,在几乎与世隔绝的状态下过着“天上人家”的世俗生活。如今,石家已形成7户19口人的自然村落,属山下深门峪村的一个村民小组,尽管崮上人家通了电、看上了电视、还有3户人家安装了电话、农家日子一年比一年好,但其经济收入与山下村民比,还相差不少。今年63岁的组长石立高是石家第5代孙,他说:“县里多次动员我们搬迁山下,都没同意,人穷不嫌地石苦,故土难离呀!”

地处沂蒙山区的孟良崮,则除了以其独特的风貌屹立在云端之巅外,还以其独有的战争壮丽诗篇闻名遐迩。在七十二崮中,更有一座蜚声中外的中国地质名山,这就是坐落在济南市长清区张夏镇境内的馒头崮,亦称馒头山、馍馍山。

崮,已成为山东大地上的标志物。这一“地之神秀,山之骄子”以其独有的风韵、巍峨的雄姿,与泰山、崂山、昆嵛山翘首相望,构成了一幅蔚为壮观的山东大地画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(据《人民网》、《新华网》相关资料摘编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