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
您当前的位置: 首页>>首页>>蒙山沂水>>美文
树 说
2011年12月14日 来源:临沂人大网 浏览2967

一、   木芙蓉

我在一次偶尔外出时,在一个路边发现了几棵木芙蓉树,树干高大秀直枝桠错落有致,嫩绿的叶子形状像含羞草,一簇簇深粉色小巧扇形的花层层绽放在叠翠之上,远远望去,木芙蓉树亭亭如盖,风姿妩媚,有微风轻轻吹过,满树花朵便轻轻摆动如流动的轻纱薄蔓,送来阵阵清香,有纤细的花蕊随风飘落,此树此景,不禁让我想到了自己的年少时光。

在我中学的校园里,也有一颗高大的木芙蓉树,那时我还是个十几岁爱做梦的小女孩,剪着娃娃头,眼睛黑亮,眼神清澈。在晚春,木芙蓉花开我第一次见时,便被它的美惊呆了,那一朵朵艳若桃李却又轻柔似梦的花!课余时间,我和同伴喜欢在芙蓉树下,静静享受树荫的清凉馨香,憧憬着遥远的长大后的日子,或随手捡拾落在地上的芙蓉花蕊,或顺势躺下,透过浓密的树荫,看头顶那方蓝蓝的天,我似乎也看见自己年少的梦,随风飘去很远很远。

而今,十多年过去了,当年那个天真青涩的小女孩已渐渐蜕变长大,当时的同伴也都像木芙蓉花一样,被风吹散到了我不知道的地方,而年少时甜沁沁的梦又到哪里去找寻呢?而我们的日子,却是以一种全然不同的方式,来了又走了。

在自己工作的城市里,再次遇到记忆里的木芙蓉,已是十几年后的一个春天了,但我却仿佛仍看见剪着娃娃头的自己,无忧无虑的和同伴在树下捡拾落花,一切的一切,仿佛还只是昨天的事情,啊,年华逝水,静静流走了多少岁月,多少往事亦在回首时成风成烟,却唯有,次次春来,木芙蓉花开烂漫依旧。

二、玉兰树

玉兰花开在早春,清冷的早上会有雾气缓缓流动,玉兰树便已开出错落有致的花来,玉兰,花如其名,白玉兰莹白似玉,红、黄、紫等各色玉兰仙姿绰约,让我一度疑心它们是偷了水中莲花的风骨,要不然怎会那么的纤尘不染、超凡脱俗呢?每当经过一棵开花的玉兰树,我不但屏息于它们的美,更会想起在家乡流传的一个故事来,而因此,更心生怜惜。

我的家乡在一个偏远的山村,整村人都姓刘,也都能论起辈份来,战争年代,我们村有一户人,院子里种着一棵白玉兰树,后来因为种种变故离开了故乡,就再也没回来过。再后来知道他们在北京安了家,而他们留下的家后来成了村委,又成了村里的小学——我上小学时,曾记得院子里有棵高大的白玉兰树,一到春天便开满了莹白馨香的花,原来那是他们的家。

再后来,大概过了40年,家乡有人去北京看他们,有一个人,当初离家时是个小男孩,现在已到半百年纪,他见到乡亲,问的第一句话是:“我家的那棵玉兰树还好吗?”我听至此,心里一酸,眼泪差点夺眶而出,是啊!离别家乡几多人事消磨,走时还是个顽皮懵懂的少年,现在却已两鬓成霜,而故园归梦难寻,只是,小时院子里那棵袭我以花香的玉兰树,它可曾安然地度过没有我们的冬夏?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,我的玉兰树,可安好如初?

这个人论辈份我应叫他爷爷,每每在远离家乡的地方看见开花的玉兰树,我总会想起他,想起这个鹤发老人稚气地一问,想起关于他的乡愁。

三、白杨树

白杨树在北方很常见,是百姓最喜欢栽种的树,种它在哪里,它就安心在哪里生根成长,且长势喜人,几年就能长成又高又直的大树,无论在乡间小路的两旁,还是家前屋后,总会站几株高大的白杨树,绿叶泼翠如炽,风吹过哗哗作响,间或小鸟清脆的鸣叫掺杂其中,是在北方最常见也最亲切的风景。

阳春四月,有一天我走在路上,经过一片高大的杨树林,看见地上有一团团毛绒绒的东西在随风轻轻滚动,像调皮的鸡雏,走近一看,却原来是杨花,再一抬头,发现杨树林里正下着一场连绵不绝的杨花雪,那点点玉屑般的杨花正纷纷离了杨树,迎风翩翩起舞,轻盈的在我眼前掠过,落到地面飞滚堆积成雪,而我自己也已身陷杨花雪里。我不禁想起北宋词人冯延巳的那首《南乡子》:“……魂梦任悠扬,睡起杨花满绣床。薄幸不来门半掩,斜阳,负你残春泪几行。”写了一个怨恨又期盼情人到来的女子的相思,梦随杨花飘远悠扬,梦魂惊觉只见点点杨花在绣床飘飞,而她的愁绪纷纷,正好似那万点杨花飘飞,洋洋洒洒飘满了天地之间,那该是一场多么浩浩荡荡的相思呵!

窗外,树绿树红,花落花开,几多沧海桑田变幻,有多少人多少事,已湮没在那一片飘摇的唐风宋雨里,但在那绿杨深处,在那随风飘舞的杨花雪里,却永远的留下了一个多情女子的相思与哀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