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
您当前的位置: 首页>>首页>>蒙山沂水>>美文
含羞墨
2011年12月14日 来源:临沂人大网 浏览2790
  含羞墨是一种菊花的名字,在菊展上初见她时,感觉她与这场姹紫嫣红、个性张扬的花展格格不入。阳光下,别的菊花无论开的大小都是一样的灿烂,唯独她紧裹着花瓣,任自己收成一个暗红色山楂大小的花苞,孤立于单薄的叶颈上。这就是花名的来历吧,如含羞草般的菊。
    菊展上,含羞墨是被摆在“金丝菊”与“白绣球”边上的。那金丝菊黄的无与争艳,白绣球一派大家风范,引得观览者的相机不停的在她们身边逗留,蜜蜂也上下翻飞凑着热闹。看看一旁清静的含羞墨,不由让人想起朱自清先生的《荷塘月色》:“热闹是他们的,我什么都没有……”只有清风作伴,舒展纤体轻摇。这奇怪的花,为什么不在阳光下盛开,为什么要把美丽紧锁?难道是不愿与众花争艳,或是只为知音人展现?我没见过盛开的含羞墨,看那油亮饱满的花苞,浓重沉静的颜色,开放时,一定也是一位落落大方、沉静内殓的佳人,如《镜花缘》中所述黑齿国的紫衣女子,虽面色黝黑,却秀气斯文,口吐珠玑,文风清丽豪迈,让唐敖等文士自愧不如。
    含羞墨的姿态,像极了一种人生,拥有极高的修养却不张扬,在衬托别人优秀的同时,展现了独具一格的内涵,只有懂她的人才能读出她的高贵典雅,只有真心向往她的人才能领略到她的魅力。纷繁的人间也如这热闹的花市,惹人注目者总有蜂蝶缭绕,平凡者难免惹寂寥。问一声含羞墨:贮立在这花市的一角,是否也感慨“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?”